<blockquote id="i2k46"><samp id="i2k46"></samp></blockquote>
  • <samp id="i2k46"><label id="i2k46"></label></samp>
  • <nav id="i2k46"><code id="i2k46"></code></nav>
  • ?

    【兩會關注】趙應云:建設有溫度的百姓銀行

    點擊數: 時間:2021-03-10 來源:中國金融家

    湖南農信系統如何堅守支農支小定位,實現與地方經濟共生共榮?農村中小金融機構怎樣長期穩健發展,更好服務鄉村振興?《中國金融家》記者在與湖南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黨委書記趙應云的對話中找到了上述問題的答案。


    《中國金融家》:普惠金融不僅要走進老百姓的心坎里,更要走進農村、貼近農民、服務農業,在這方面湖南農信系統開展了哪些卓有成效的工作?如何踐行“建設有溫度的百姓銀行”的發展愿景,滿足人民對美好金融生活的向往?

    趙應云:我們把普惠金融作為整體戰略轉型的重點方向,主動將自身發展與地方經濟社會發展深度融合、共生共榮;堅持支農支小市場定位,為農業發展、農民富裕、農村繁榮源源不斷提供金融“活水”。一方面,推進與地方黨政的深度融合。與11個市級政府簽訂《深化金融服務推進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合作協議》,主動對接省直相關廳局謀劃戰略合作。另一方面,推動普惠金融走深走實。把拓客戶優服務與融入基層治理結合起來,通過持續推進市場下沉、業務下沉、人員下沉,深化與基層黨政組織的合作共建,加強“金融三員”和金融村官、村民行長隊伍建設,提升了信息采集率、客戶轉化率、市場占有率。

    從擔當金融扶貧政治責任看,自2014年以來,湖南農信系統累計發放扶貧小額信貸274.37億元,累放額占全省總量的98%以上,幫扶50余萬戶貧困人口發展生產,累計投放貸款315億元,支持扶貧產業鏈帶動項目1080個,帶動20余萬貧困人口增收脫貧。

    在湖南省192.3萬戶建檔立卡貧困農戶中,湖南農信系統對191.5萬戶進行了評級,占比達99.6%,其中170余萬戶獲得授信,占比達88.42%,授信額達445.05億元;累計對11個深度貧困縣的6.54萬貧困農戶發放扶貧小額信貸34.34億元,占全省扶貧小額信貸累放額的12.67%,貧困戶創業就業的貸款獲得率顯著提升

    2021年2月25日,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湖南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信貸管理部獲得“全國脫貧攻堅先進集體”榮譽稱號,為湖南省唯一獲此殊榮的金融單位。

    從聚焦服務鄉村振興戰略看,湖南農信系統圍繞糧食、畜禽、蔬菜、茶葉、油茶、水果、水產、中藥材、楠竹等農業優勢特色千億產業做好金融服務,創新推出“糧食貸”“生豬貸”“油茶貸”“農機貸”等特色信貸產品,強化了對糧食生產和農業現代化建設支持力度,鞏固了農村陣地。2020年末,全系統涉農貸款余額4707.75億元,占貸款總量的67.36%;較年初增加466.54億元,增長11%。

    下一步,我們仍將接續奮斗,切實優化金融基礎服務,全力做好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各項工作。

    《中國金融家》:在您看來,金融業如何集中資源支持脫貧攻堅向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平穩過渡,推動“三農”工作重心歷史性轉移?

    趙應云:與脫貧攻堅相比,鄉村振興涉及領域更寬,地域范圍更廣,支持對象更多,資金投入量更大,持續時間更長,工作要求更高。所以,金融支持鄉村振興既不能完全沿用脫貧攻堅的模式,也不可能完全實行商業化運作。全面推進鄉村振興,需要加快形成財政優先保障、金融重點傾斜、社會積極參與的多元投入格局。

    若要實現“三農”資金持續有效投入,重點是要發揮好財政資金在其中的導向性、保障性、杠桿性作用,支持金融機構特別是涉農中小金融機構的金融資源持續向“三農”傾斜,滿足鄉村振興融資需求。

    《中國金融家》:農村中小金融機構在服務“三農”、支持縣域經濟發展、推進鄉村振興等方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目前其發展中還存在哪些法律層面的問題?

    趙應云:與其他商業銀行相比,農村金融法律保障仍然缺位,農村中小金融機構在市場定位、服務對象、組織形態、法人治理等方面具有自身的特殊性和復雜性,亟須加強法律保障,確保農村中小金融機構的長期穩健發展。

    從市場定位看,農村中小金融機構承擔著“政策銀行”和“商業銀行”的雙重職能,支農支小支微的市場定位與商業銀行效益最大化之間的價值定位存在矛盾。在實際經營過程中,部分農村中小金融機構改制后存在偏離定位、“脫鞋上岸”、離農棄小的現象。因此,需要從法律層面確保農村中小金融機構堅守市場定位不動搖。

    從服務對象看,農村中小金融機構面向的“三農”具有弱勢性,小微企業具有脆弱性。農民的融資和抗御風險能力較低,農村金融服務具有周期長、成本高、風險大、收益低等特征,農村信用體系建設相對滯后,農村中小金融機構面臨的外部經營風險較大。盡管國家對農村中小金融機構在分散風險、損失補償等方面給予了政策扶持,但仍需要從法律層面保障對農村中小金融機構的長效扶持。

    從組織形態看,農村中小金融機構中有農村信用社、農村合作銀行、農村商業銀行、村鎮銀行等多種機構類型,組織形態復雜,且均為單個獨立法人,不同于一般商業銀行。如果完全適用《商業銀行法》的標準進行管理,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農村中小金融機構的產品準入和業務創新,加大了經營壓力,難以有效滿足農村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金融服務需求,需要針對農村中小金融機構的專門立法保障。

    從法人治理看,農村中小金融機構作為小法人機構,資本規模小,抗風險能力弱,股權結構分散,管理基礎薄弱,難以完全按《公司法》《商業銀行法》等要求進行管理運作,需要針對農村中小金融機構獨特的法人治理提供法律保障。

    中國金融家》:鑒于以上情況,您對加強農村中小金融機構法律保障有何建議?

    趙應云:在全面推進鄉村振興、持續深化農村金融改革的大背景下,更應從有利于農村金融長遠、穩健、可持續發展的高度,進一步強化對農村中小金融機構的法律保障。

    建議以法律形式明確農村中小金融機構的性質、定位和宗旨,確保農村中小金融機構縣域法人地位穩定,支農、支小、支微的市場定位不動搖,服務“三農”、服務縣域的經營宗旨不能變。

    建議以法律形式明確對農村中小金融機構實行差異化監管,實行差別化存款準備金率和存款保險費率,降低農村金融服務成本,提升農村金融服務能力。

    建議以法律形式明確財政、稅收部門及監管部門對農村中小金融機構的扶持政策,將已有規定并經過實踐檢驗的涉農貸款增量獎勵、定向費用補貼、涉農貸款貼息、涉農貸款風險補償、稅收優惠、貨幣政策等扶持政策以法律形式固定下來,增強扶持政策的長期性和穩定性,引導和激勵農村中小金融機構持續做好農村金融服務。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0mvb1RkxSm31IhYmde1BTg

     

     

    分享到:
    欧美熟妇vdeos中国版_艳妇交换俱乐部_真实处破女系列_钻石儿媳小说免费阅读_欧美黄网站色视频免费_中文字幕大香视频蕉无码